长江“捕蟹季”:16张网下去 捞上来3只江蟹

作者: 供求信息  发布:2019-11-20

      
秋风凉,蟹脚痒。对于长江边的渔民来说,一年中最期待的无非两个“捕捞季”,一个是上半年的刀鱼捕捞,一个则是下半年的江蟹捕捞。10月5日,长江马鞍山段河蟹特许捕捞开网,马鞍山限额特许的28名持证渔民开始了一个月的“与时间赛跑”。
10月15日,渔民倪小宝一家仍像往常一样,在翻滚的江水里“碰运气”。撒下去16张网,半个小时后捕上来3只3两多重的螃蟹。倪小宝说,这还是运气好,因为稍早的时候已经跑了两趟,撒了32张网,结果就捕上来一只。
16张网半个小时只捕到3只螃蟹15日上午10点钟,江面上风很大,挟裹着细雨。此时,倪小宝一家刚收完网,正逆流而上,准备到人头矶水域再重新撒网。从终点到起点,水路大约有三四公里,倪小宝和父亲倪金锁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整理蟹网,倪小宝的弟弟倪俊非则在船尾控制航向。
和所有捕蟹船的造型相似,这条船的船体并不大,船头、船尾两端分别绑着四根粗毛竹竿。倪小宝说,竹竿是为了方便挂更多的蟹网。船行了20多分钟,终于到达目的地。在发动机的“轰隆”声中,渔船来了个90度旋转,由纵向变成了横向。一时间,上游来的波浪全部冲向渔船,船身剧烈地摇晃着。记者只能死死地抓住船边的一根铁杆,但倪小宝父子却仍然稳稳地站在船头甲板上。“习惯了,从小在渔船上长大,我家几代都是渔民。”倪小宝笑着说。
船体横过来,也意味着要撒网了,而此时茫茫江水中已经有七八条这样“横着走”的渔船。倪小宝父子三人共撒下了16张网,十多根粗细不一的锚绳紧紧地拽着这些网。撒网后,倪小宝、倪俊非兄弟俩要时不时将缠绕在一起的水帐绳分开,以免航向改变。江风很大,船在浪涛中颠簸,半个小时后,终于听到一声“收网了”。说话间,倪俊非从船尾来到船头,拉响发动机,将一根拴着蟹网的绳子圈在发动机上,发动机转动,蟹网慢慢地回收。
倪小宝的妻子也来到了船头,她跟船的目的就是帮忙收网。令人失望的是,第一根绳上的两张网里都没有螃蟹。但第二根绳上其中一张网上有一只螃蟹,就这样,数网皆空后,偶尔又有一张网上粘着一只,16张网全部收上来后,一共3只螃蟹“落网”。每只个头都不小,倪小宝说大概都有3两多。
一个“捕蟹季”能挣两万多,但刨去成本净收入并不多
正当记者感叹捕得太少时,倪小宝却笑了,“这一趟算不错了,早上我们已经跑了两趟,就捕了一只。”指着一旁白色大桶里的一只螃蟹,倪小宝感叹,江上捕螃蟹靠的就是运气,没有人知道,哪朵浪花下藏着螃蟹。
满怀希望的撒网,结果往往让人很失望,但一年一度的“捕蟹季”对于渔民来说,仍然是挣钱的“大日子”,因为长江蟹的价格相对较高。“3两9以上的300元一斤,2两9到3两9的150元一斤。”倪小宝说,平均下来一天能挣个六七百元。而捕到的螃蟹也根本不愁卖不出去,因为“鱼贩子两天来拿一次”。
一天六七百,一个月的长江蟹捕捞时间,这一家大概能挣20000多元。但倪小宝算了下,刨去成本,净收入并不多。“那四根竹竿,一根400元,一桶柴油1000元,大概烧5天,这一个月下来,柴油费就是6000元,再加上我们兄弟俩都各自有家庭,两个人一分,老父亲这么辛苦,肯定也要给他留一份,每个人就不多了。”
倪小宝也打听了下,他所在的薛家洼渔港,大伙捕蟹挣得钱都差不多。
江蟹一年比一年少,转行又怕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现在江蟹是越来越少了,一年不如一年,我记得我年轻时一网下去能捕头十斤。”倪金锁回忆说,那时候江蟹多,价格便宜,现在价格高了,江蟹反而少了。倪小宝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江蟹很多”的概念,小时候的事记不清,长大后,江蟹就越来越少了。
“那你有没有考虑换个工作呢?”记者问及。“也想过,但是不知道上岸后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事。”倪小宝坦言,他们兄弟俩没什么文化,除了打渔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怕是不容易。
此刻,时针虽指向11点半,船却并没有靠岸,而是逆着江流又朝人头矶开去。倪小宝指了指旁边逆江而上的捕蟹船说,雨停了,江面风小了,午饭前大家都想再去“碰一次运气”,一个月的捕捞时间,每一天都弥足珍贵。
记者 王永霞 通讯员 王云平 褚先青
 

本文由集装箱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长江“捕蟹季”:16张网下去 捞上来3只江蟹

关键词: 供求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