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渔业的困惑:出海成本越来越高 鱼越来越少

作者: 供求信息  发布:2019-11-24

 
■实习生 苏盈盈  
    长达3个半月的休渔期于9月16日结束,浙江瑞安市渔船纷纷远航开展捕捞作业,但几趟下来,渔民们愁多喜少。
    渔港码头的叹息: 出海都打不到鱼了
前天,笔者来到东山渔港码头,这里风很大,吹得人站不稳脚。与预想的繁忙场景不同,几十艘渔船整齐地停靠在码头,显得分外安静。
岸边,三五成群的工人正在修补渔网,偶尔传来一阵谈话声。“这几趟出海收成不好,没钱赚啊!这几天海上大风大浪的,他们都在家休息一个多星期了……”正在修编渔网的老伯告诉笔者。
“别提了,出海都打不到鱼。”浙瑞渔02127的负责人张先生连连感叹。休渔期过后,本是渔民大丰收的时节,而今年出海的渔民十有八九抱怨“鱼都捕不到了”。
带鱼是渔船的“主食”,往常,我市渔民捕捞的鱼类中,带鱼所占比例最大。而这几年带鱼的捕捞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今年更为严重;此外,鲳鱼、鳗鱼等鱼类的捕捞数量也明显下降。
浙瑞渔01125姓林的渔民说,往年这个时期出海一趟,能捕捞将近2000箱带鱼(一箱约25公斤)。今年休渔期过后第一趟出海,每次收网却见不着几条带鱼,之后两三趟出海才陆陆续续捕获500箱带鱼,但是个头比去年明显小了很多。
此外,今年9月16日休渔期结束后,海上出现了3次台风,不少渔船航行刚至目的地或航行途中,就被紧急召回或到附近港口避风,期间油费浪费巨大,再加上海上风浪大,对撒网捕鱼造成一定影响。
来自上望的渔民吴善兴说:“休渔期这3个半月,我们修整渔船,信心十足地期待9月16日出海。谁知刚航行两天就接到了‘凡亚比’台风警报,无奈只能返航,这四五趟下来,产量很不理想。”
笔者从上望渔业公司和东山渔业公司了解到,今年休渔期结束后渔业产量较往年普遍降低。上望渔业公司经理陈孝选介绍,休渔期结束已一个半月,去年同期,该公司每对双拖渔船的平均产值约为80万元,今年平均产值约为60万元,足足下降了33.3%,且这样的产值还是在物价上涨的背景下才得以实现。陈孝选说:“这段时期,我们公司除个别渔民收获不错外,大部分渔船捕捞产量普遍不比往年。”
据了解,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瑞安市,外地也是如此。舟山、象山等地渔民的捕捞量逐年减少,今年的情况尤为严重。
    船老大的感慨: 成本增加,鱼类减少
这几天,渔民们的心里可不是味儿。受十三号台风“鲇鱼”、十四号台风“暹芭”影响,渔民们已在家休息了10多天,据气象部门预测,11月4日之后海上风浪才会减小,适宜船舶出航。停靠在东山渔港码头的渔船每天还需缴纳35元的守船费,这几天工人的工资仍需照发。
东山渔业公司的船老大张朝兴就他今年出海捕捞情况,算了一笔账。他是一对双拖渔船的船老大,该渔船由10人合资,出一趟海历时15天,收获的水产产值约25万元,其中柴油费已达13万元,冰1万元,除去船员工资和零碎开销,最后每人分到手的钱不到1万元。去年一年,他总共分到七八万元,在物价上涨的今天也就只够解决家庭开销。“按照这形势,今年的情况肯定更差,这几天油价又涨了,估计一趟下来成本要增加四五千元。”张朝兴边说边摇头。
渔民们陷入高成本、低收益的困境,究其根源,乃是渔业资源匮乏。据业内人士分析,这几年的渔业捕捞走了一条恶性循环之路:捕捞效益下滑——增大捕捞力量和强度——资源破坏——单产下降——效益下滑——再增加捕捞力量和强度。加之沿海城市生活污水、工业废水肆意排放,加剧了海水污染,近海区域渔业资源年年锐减,部分水产已经绝迹。
我市一位姓虞的老船长介绍,他从事渔业捕捞已达30多年。上世纪70年代,随着钢质大型渔船和渔业探测仪的出现,捕捞的强度就已超过渔业资源的再生能力;到了80年代,渔船的设备进一步更新,海洋上很少出现鱼汛;进入90年代,随着海水污染日益严重,我国近海渔业资源已面临枯竭。
据了解,在捕捞活动中,帆张网(源自韩国的一种张网渔具,用锚固定在海底,依靠装在网口两侧的帆布,利用水流冲击迫使大黄鱼、小黄鱼、带鱼、鲽、黄鲫、虾以及其他小杂鱼等经济水产动物幼体进入网中)渔船作业对渔业资源破坏力最大。在我国的各大渔场,帆张渔船屡禁不止,由于其省油、捕捞量大的特点,不少渔民仍偷偷使用帆张网进行毁灭性捕捞,这也是渔业资源锐减的重要原因。
水产市场的声音: 海鲜少了,价格贵了
“这么小的带鱼要22元一斤啊,往年这个月份市场上带鱼很多的,价格也便宜很多。怎么会相差这么大呢?”63岁的戴阿婆是马屿人,她见儿子媳妇工作繁忙,今年年初开始到市区儿子家中帮忙料理家务。她孙子平时最喜欢吃带鱼,昨天她在安阳菜场转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卖带鱼的摊位,可这个价格实在让她买不下手。
黄女士一家是“海鲜爱好族”,尤其丈夫和女儿,餐餐离不开海鲜。20多年购买海鲜的经验让黄女士对渔业收获季节“了如指掌”,原本以为禁渔期过后,市场上海产品品种多、价格实惠,可以让父女俩吃个够,“要是饭桌上没有海鲜,我老公肯定吃不下饭。”她笑着说,可转而又没了笑脸,“如今菜场上海鲜又贵又少,买贵的心疼钱,不买又怕遭丈夫‘抱怨’”。为了让家人有个好食欲,黄女士最终还是“忍痛”买了几条小黄鱼,“没办法啊,再贵也得买,奇怪的是,这个时候的海鲜怎么还这么贵?看来以后烧饭做菜又要增加成本了。” 
不仅市民感叹市场上海鲜品种少、价格高,摊主和批发商也深有同感。我市水产交易市场一位批发商抱怨,今年9、10月较去年同期水产批发量将近少了一半。海鲜摊摊主也表示,现在批发市场海鲜特别抢手,有些鱼类根本批不到货,有些则价格太高,商家怕卖不出不敢进货。摊主王女士说:“现在带鱼批发价都要20来元,市场价格肯定还要高,我们现在根本不敢进货,万一没人买,亏损就大了。”
    老渔民的无奈: 收入减少,转行无路
虞老船长感叹:“鱼越捕越少、越捕越小,渔民的收入逐渐减少,加上如今物价上涨,特别是油价上涨,渔民的日子不比从前了。”上世纪80年代初,我市渔民收入蛮不错,生活水平与当时的城市工薪阶层相当,而如今的收入只够家庭开支,“要不是政府的柴油补贴费,我看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近几年,渔民的收入情况一直不乐观,不少人索性卖掉渔船转产转业。在上望渔业公司,笔者了解到,1999年该公司有53对双拖渔船,达到高峰,之后便开始减少,今年4月份减少了11对,减幅最大,现在仅有23对。短短10年间,渔船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可以看出渔民的生活状况究竟如何。
对于转产转业,渔民们怎么看?陈先生原是该公司的一对双拖渔船的负责人,眼看着捕捞产量一年不如一年,赚不了钱又是高危险性工作,他卖掉渔船,在家做起了窨井盖加工、销售生意。无独有偶,船老大薛先生在这行做了20年,见收益不好,卖了渔船跟随亲戚外出做生意。
“这10年来有这么多渔民转产转业,可是真正转成功的又有几个呢?”在码头不少渔民接受采访时感到很困惑。如今,依然从事捕捞的渔民们年龄多在40至50岁,他们从小就开始从事捕捞工作,教育程度偏低,又缺乏其他技能,加上年纪大了,另起炉灶并非易事,大家只能无奈地说:“我们老的就做做老本行,赚个家用钱,家中年轻人已无人从事捕捞行业了。”
采访手记:愿渔民朋友再现欢颜
大蒜、蔬菜、猪肉、食用油“涨”声一片,海产品的价格自然“水涨船高”,本以为今年休渔期后渔民会喜上眉梢,采访所见的却是愁多喜少,笔者的心情也随之沉重……
瑞安渔民经历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艰辛、八九十年代的喜悦,如今又走上了一条漫长的下坡路。这几年随着海洋环境污染的加大、油价的上涨,低成本一次出海捕回几万斤鱼的年代一去不复返。如今,渔船在近海几乎捕不到鱼,只能越开越远,成本高了,产量低了,渔民朋友的笑容又消失了!
但愿我们的海洋环境早日改善,渔业资源再度丰富,渔民朋友重现欢颜,老百姓吃上价廉质优的海鲜!
  
 

本文由集装箱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现代渔业的困惑:出海成本越来越高 鱼越来越少

关键词: 供求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