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念念不忘捕鲸

作者: 供求信息  发布:2019-11-24

理由
和捕杀海豚相比,日本的捕鲸活动更让反捕鲸国家和组织恼火。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但是,日本从来没有遵守过这个协议。几乎每年,他们都会以科学考察的名义,派大型远洋船队前往南太平洋(尤其是靠近南极的海域),进行捕鲸活动。
记者 杨毅
传统
“鲸合战”
世界的捕鲸史据说有6000年历史,日本捕鲸史也很久远。
根据史料记载,16世纪末,织田信长(日本战国时代著名人物)曾向朝廷贡奉鲸肉,也有人献给丰臣秀吉一头鲸。
《海豚湾》的主角——太地町就是“因捕鲸而生”的小镇,被称为日本古式捕鲸发祥地。17世纪初,太地町的豪族武士和田赖元首创了“兵法捕鲸”,被称为日本“捕鲸之父”。据说,他把鲸当做战场上的“敌人”,在海岸的居高临下处修建“探鲸台”,改进渔船,增强“火力”,并将它们“编伍组阵”、操练“战术”。后人把他的捕鲸方法称作“鲸合战”。
据说,这种凶狠的“围剿”,即使是在西方捕鲸法传入之后,也未在当地消失。太地町鲸博物馆里至今还保存着一幅由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创作的捕鲸图。1832年,日本《鲸肉调味方》还记载了鲸身上70多个部位的吃法。
捕鲸强调协作性,需要渔民团结协作,因此太地町人也认为捕鲸可以让人际关系和谐,让人更具有合作精神。捕鲸因此受到当地人认可和尊重。
粮食
它曾救了日本
古代日本的生产力不发达,捕鲸的数量极为有限,所以捕鲸乃至吃鲸肉的传统仅限于沿海地区。鲸肉在日本全国范围内的推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那个时候的日本损失了约310万人口,40%财富被毁,1300万人失业,经济已经崩溃。
战争的另一个产物是严重的食物匮乏。当年,日本自民党总裁鸠山一郎(现任首相鸠山由纪夫的祖父)只能用红薯宴请贵宾。雪上加霜的是,1945年日本秋季农业大歉收,曾有估计认为,如果不采取措施,将有1000万日本人饿死。驻日本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意识到,是否能提供足够的食品关系到日本的发展,日本百姓的生存,也是他能否成功占领日本的关键。可是单靠日本狭小的土地,无法养活自己;依靠进口,也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可以提供。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粮食的希望恐怕在大洋深处。
麦克阿瑟下令盟军司令部放松对日本渔船捕鱼范围的限制,允许它们在小笠原群岛和硫磺列岛周围捕鲸。美国政府也于1946年2月,给麦克阿瑟发去一项关于日本捕鱼的总政策声明,要日本最大限度地使用渔船和设备,恢复渔业加工能力并扩大深海捕鱼作业区。美国政府甚至说,如果有必要,可向日本出售燃料。
1946年至1947年,在麦克阿瑟的鼓励下,日本于战后首次组织南极捕鲸队,进一步改善食物供应状况。那一年的捕鲸季节,日本共捕获了1175头蓝鲸和巨头鲸,生产了将近3100吨鲸产品。
而这仅仅是开始。1965年,日本捕鲸量达26980头。1980-2000年共捕鲸40多万头,占世界75%。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说:鲸肉含有大量蛋白质,同时价格比一般的鱼肉低,成为战后一段时间日本人的“救命鱼”。整整一代日本人在成长期都习惯在午餐盒里放上一片鲸肉。现在,日本许多60多岁的人,对鲸肉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权利
鲸是一种庞大的哺乳动物,繁殖极慢,由于过度捕捞,鲸面临种群灭绝的危险。
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日本早已摆脱了贫困和饥饿。2008年的一项调查发现,95%的日本人几乎或完全不吃鲸肉。拥有日本捕鲸船的捕鲸公司估计,他们的年捕捞量所产生的人均鲸肉消费可能少于每年4片鲸肉刺身。
换句话说,如果日本捕鲸业明天就彻底结束,普通工薪阶层都很难察觉这一变化。问题是,日本依然坚持捕鲸,这又是为什么?仅仅是因为对鲸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吗?日本官方一直坚持的说法是,科考需要。但绿色和平组织说,依靠当今科技,完全可以凭借声呐跟踪或DNA提取进行研究,根本不用取鲸性命。
另一种说法是,日本保护捕鲸权利实际上是为了另一个他们更加在意的权利:捕捞蓝鳍金枪鱼。
蓝鳍金枪鱼之战
蓝鳍金枪鱼是生长速度最慢的金枪鱼种类,寿命长达20年或以上,它的肉主要适用于作高档寿司,其市场几乎全部在日本。由于生长缓慢和过度捕捞,全球具有繁殖能力的蓝鳍金枪鱼数量近年大大减少,致使这种金枪鱼价格攀升。反过来,价格的攀升又刺激了更多的捕捞。
2007年,国际大西洋金枪鱼保护委员会一份独立审查报告说,日本当年进口3.2万吨蓝鳍金枪鱼,而当年大西洋可供捕捞的蓝鳍金枪鱼只有2.95万吨。美联社报道说,1997年至2007年,大西洋蓝鳍金枪鱼数量下降60%。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国家摩纳哥于2009年7月向欧盟提议暂时禁止捕捞大西洋蓝鳍金枪鱼,但因欧盟成员国未能达成一致,这项提案最终流产。
从数量上来看,蓝鳍金枪鱼虽然急剧减少,但总体情况优于鲸。如果日本能够守住捕鲸的底线,让这个争论继续下去,就等于释放了一个信号,即蓝鳍金枪鱼的捕捞限制还不会成为争论议题。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也在按照这个逻辑发展着。
2010年3月18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国会议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当天,大会第一委员会投票否决禁止大西洋和地中海蓝鳍金枪鱼国际贸易的提案。这是日本第二次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国会议期间打赢“蓝鳍金枪鱼之战”(1992年,瑞典首先提出蓝鳍金枪鱼禁贸提案,但由于国际大西洋金枪鱼保护委员会承诺出台更严格保护措施,这项提案未经通过)。
消息传来,日本“松了口气”。第二天,日本报纸纷纷头版报道了这则消息。
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说,禁贸令未通过可抑制蓝鳍金枪鱼价格上涨,“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日本应该在本次大会结束前“保持警惕,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否会再次发生”。
竹内克成供职于东京筑地市场拍卖蓝鳍金枪鱼的“东都水产”公司。他说:“总算可以避免价格大涨了。”
高知县室户市渔民井上广隆(音)说:“类似禁贸提案仍有可能出现,(没准)禁令只是推迟出台而已。”另一名渔民告诉日本共同社记者:“我松了口气,但并不乐观。” 

本文由集装箱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为什么念念不忘捕鲸

关键词: 供求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