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少专业萎缩 基层水产技术后续力量严重匮乏

作者: 供求信息  发布:2019-12-01

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需要大量专业人才,加大对农业职业教育的扶持力度刻不容缓。图为江苏某职业高中学生正在实训车间实习。
记者唐湘岳通讯员江静张学军摄
3月25日,第二届“湖湘三农论坛”新闻发布会在长沙召开。在与会代表热烈讨论论题时,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方向阳指出,农业职业教育已经到了非常时期,生源不足,教学跟不上,出路不好等问题严重阻碍了农业职业教育的发展空间。他呼吁,关注农业职业教育,就是关注“三农”未来的发展,应该给予农业职业教育足够的发展空间。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农学教师成了职业“莫高窟”的守望者
2001年,长沙农校和机电工程学校合并,升格为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成为湖南省主要涉农类高职院校。
“现在农业职业教育系统里,我们是湖南唯一开办水产专业并正常招生的。”水产教研室主任张建国副教授神情严肃地说。1991年他来长沙农校水产专业上课时,水产专业很受欢迎,学校一度赢得水产产业“黄埔军校”的美誉。但是现在大不如前了。
“先是报考学生大幅度减少。 2003 年招生20 人,2004 年招生7 人,2005 年没有招到生,被迫停办一年。看着我们带着7个学生,别的老师打趣说我们带研究生。我自己也感觉像守着莫高窟的王道人,真难熬。学生少,老师也觉得没有出路,纷纷转科、转校甚至转行。现在,教研室里只有4个老师。”
“老师少,课程不能少。10多门课程分摊下来,每个老师要平均要负责3门课程以上。我已经先后教了6门课了。说实在的,这样上课对我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有些课程是相通的。但是对于学生们来说就不好了。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识也是有限的,学生学习就是要多拜师多学艺,才能长见识。”
2006年,生物机电学院向湖南省教育厅申请水产学为特殊专业,降低50分录取82人。2007、2008年,降分30分,每年录取 40多人。降分带来了生源,但也让一些老师担忧不已:进水产专业,对数学、生物有一定要求。降分录取,基础比较差,有同学反应学习有些吃力,进了专业也学不好。老师左右为难。
水产学专业只是众多萎缩的农学专业中的一员。湖南省教育厅职成处提供的注册数字显示,湖南省每年农业类专业毕业生仅4000人左右。
招生人数减少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开办的纯农业类专业数量锐减。调查结果显示,近10年来,湖南省农业类专业的开办数量呈不断减少趋势。目前,湖南省62所高职学院,仅有8所职院开办了农业类专业,且没有一所职院以“农”字头命名。在开办农业专业的8所高职院校中,专业(点)数由1998年的33个,锐减至2008年的22个。个别专业年均在校生人数只有8—25人。部分专业不得不采用两年招生一次的方式,作物生产技术、水产等已开始出现专业空白,就读学生大部分集中在园艺、畜牧两大专业。
学生减少,专业萎缩,师资流失严重。以安江农校为前身的怀化职业技术学院为例,近10年来教师流失率高达52%以上。
基层农技人才出现断层
与农业职业教育规模不断缩小形成鲜明对比的,恰恰是农业技术人才的急需。湖南生物机电学院副院长梁勇对湖南省农技服务队的情况进行过摸底调查,他拿出一组数据告诉我们:“湖南省农业技术推广服务队伍已经出现老龄化、非专业化和商业化现象。45岁以下的技术人员只占20%左右,学习农业的专业人员只占1/3,另外2/3为和职工家属,绝大部分农业技术推广站都已名存实亡,从业人员大多转向农业生产资料的商业活动,确实存在‘网破人散’的现象。”
浏阳市农业局粮油站站长胡正祥对农村技术服务站的专业情况深为忧心:“粮油站主要负责技术指导和新品种的引进和推广。但我们发现很多农业技术服务站,特别是乡镇级别的服务站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技术人员少,推行力量薄弱。更有甚者,在交溪,只有一个复员军人守着农技站,主要就是卖种子, 卖化肥。一个服务机构完全变成商业的。”
家住在海拔500多米的湖南省常德市西安镇的村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农业技术服务站工作人员上山了。桥塘村村主任陆升海表示:“平时水稻出了问题,都是村民们自己商量着解决。我们西安镇农科站就只有一个人,要卖种子、卖药。他走了,别人要来买东西也找不到人。”
据统计,2006年,湖南省共有农业专业技术人员4万人,农业科技人员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仅为万分之六左右,而发达国家比例已达到万分之三十至四十,按照到2010年湖南省农业专业技术人员在总人口中的比例达到万分之十至十五(按总人口7000万测算)的低限标准计算,湖南省农业专业技术人员总数应达到7—10万人,未来5年间,湖南省农业专业技术人员的净增量需求每年约为1.2万人。
技术跟不上,会有怎样的后果?张建国有点激动:“技术跟不上,一个简单的鱼病诊断都会出差错。2003年,五强溪养殖基地鱼染病,病也看了,药也下了,就是不见好转。最后,他们找到我们学校,我去看了一下病情和诊疗情况,原来他们把小瓜虫病误诊为孢子虫病。不能对症下药,当然就治不好了。经过重新诊断、开药,整个基地转危为安,救回7000多网箱的鱼。一个网箱就是800公斤的鱼啊,挽回直接经济损失500万元以上。”
梁勇最担心的就是技术问题:“基层农业技术人员队伍总量不足,质量不高,怎么给农民们带来好技术?技术跟不上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孔雀石绿等药物都是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但是有的地方还在用。原因就是没有一个完善的防病、治病方法,只能用这些强效药,往往副作用也大。现在急需培养大批农业技术后备力量充实农技人员队伍。”
职业学院面临生存与发展困境
农民盼技术急,其实学校也很急。农业职业院校正面临着一系列生存与发展的困境,招生就是第一关。方向阳介绍,目前农技人才待遇不高,家长不愿送,学生也不愿读。
调查显示,湖南省农技人员的年工资水平普遍在2万元左右,而且一般在条件较艰苦的农业生产一线工作。资料显示,新中国成立以来培养的104万农业科技人才,目前只有50万左右尚留在农业战线,平均每1万农业人口中科技人员仅6.6人。
方向阳对学生的选择表示理解:“农业职业院校的生源以农村为主,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较多,城里的学生不愿意学农,农村的家长更希望孩子跳出‘农门’。辛苦供了几年,还要回去那么辛苦,他们也觉得不值得。”
即使在选择了农学专业后,在校教育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教学内容不能反映最新科技成果,缺乏先进性和示范性,培养质量不能满足农业现代化发展的要求,为农业和农村经济服务的能力不强等,成了农业职业教育的“硬伤”。
同时,建设资金不足也成为制约农业职业教育发展的瓶颈。以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为例,截至2007年底,学院负债总额为7372万元,资产负债率达29.7%。由于投入严重不足,建设基础差,职业院校自身融资能力、偿债能力差等因素,加之生源少,教育成本相对较高,一些新型、先进的教学设备无力购进,一些先进、科学的教学手段无法应用,导致农业类院校办学条件非常简陋,实习实训设备严重匮乏,直接影响了农业类专业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
说起这些,方向阳有些无奈:“2002年,张建国教授先后提出申报省级精品课程专业和‘鲥鱼的引种和驯化’项目。精品课程专业没有批下来,但项目被立为观察项目,也就是说,这个项目是有价值的,是为了引进外来物种,恢复洞庭湖的鱼类资源。但是需要学校来解决资金问题。但现在学校本来就负债,水产生源不足,规模不大,课程即使学校批下来,上面审批也很难通过。投资做项目就更不用说了,怎么可能有多余的资金投入到这个项目里来呢?”
专家建议积极实施涉农职业教育免费
2008年7月,由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校牵头的湖南现代农业职业教育集团成立。湖南省已初步形成了以高等职业院校为龙头,中等职业学校为主体,乡镇农校为基础的完整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开展了“关于湖南农技人才现状及农业职业院校办学困境”的调研活动,今年1月份向省教育厅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农技人才缺乏、农业职业院校办学困难,建议对农业职业技术人才实行免费培养、加大对农业职业教育的政策扶持力度、积极整合农业职业教育资源等。
如何发展农业职业教育,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目前,全国有农业职业院校280所,其中高职139所,中专141所。2006年农业部依托农业广播电视学校系统,启动实施了“百万中专生计划”,计划用10年时间,为农村培养100万具有中专学历的各类实用人才。
面对重重困难,专家、院长们纷纷献计献策。
“农业院校的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广阔的,应该坚持主动服务‘三农’不动摇。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战略,有专家认为我国完成新农村建设大约需要50年时间,这个过程中必然伴随着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将需要大量专业人才。农业院校应不断调整专业结构和设置,追求持续发展。”辽宁农业职业技术学院蒋锦标提出要靠发展来化解“难题”。
“农业职业教育不能仅靠几个部门完成,要整合各种资源,行业部门要参与职业教育,而且要发挥引领作用。这对于提高职业教育的效果,使教育与就业对接,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原农业部副部长、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农村教育专业委员会会长洪绂曾的观点代表了涉农高职院校校长的心声。
江苏省农林厅副厅长张坚勇表示:“农职院校寻找‘归属感’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应该先把专业做专、做精、做透。农耕文化不是落后文化,农业院校要有特色,精才有生命力,不要盲目拼老牌大学。”
全国政协委员、西南大学生物技术学院院长夏庆友看到了新的希望:“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在职业教育的涉农专业实施免费教育,措施非常积极。一方面可以拉动农业职业教育,另一方面能拓宽就业渠道。建议国家相关权威部门牵头成立‘全国农林院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为农学专业学生提供针对性服务。”
方向阳则呼吁,政府必须加大对农业职业教育的政策支持:“农学专业学生大多来自农村,经济承受能力差,农业职业院校从收取学费这一块获取资金的能力有限;另一方面,农业院校服务对象的弱势性,服务行业的低经济效益性,都使得农业职业教育从其他途径获取资金的能力较弱。基于此,政府必须加大对农业职业教育的投入。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为了提高我国农业的竞争力,保证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依赖科技和教育。”
张建国副教授则为他心爱的水产专业谋划远景:“水产行业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现在污水处理、太湖蓝藻污染等都是很棘手的环境问题,农村更为严重。等这个专业做大做强之后,可以发展水处理、生物修复等子行业,利用生物技术来解决这些难题。”
 

本文由集装箱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学生少专业萎缩 基层水产技术后续力量严重匮乏

关键词: 供求信息